<label id="svfes"><tr id="svfes"><tbody id="svfes"></tbody></tr></label>

    <code id="svfes"></code>
    1. 首頁 > 云計算 > 公有云

      中國SaaS開啟黃金十年,華為云做了什么?

      2022年07月06日 10:23:44   來源:數智前線

        云計算正在給軟件行業開啟新的行業周期。除了提供像水和電一樣的基礎資源,在云上,各行各業的共性技術,正被快速提煉為各種軟件即服務(SaaS),被企業直接使用,SaaS軟件服務開始扮演關鍵角色。

        文|石兆 周路平

        編|任曉漁

        11年前,硅谷知名投資人馬克·安德森首次提出了“軟件吞噬世界”的觀點。他認為推動變革的主要力量已經從“原子”轉向“比特”,軟件是數字世界的基礎,有數字世界,就有軟件;軟件演化,數字世界向前。

        如今,這個論調依然不過時。數字化轉型的大潮下,云計算正在給軟件行業開啟新的行業周期。除了提供像水和電一樣的基礎資源,在云上,各行各業的共性技術,正被快速提煉為各種軟件即服務(SaaS),被企業直接使用,SaaS軟件服務開始扮演關鍵角色。

        當然,在數字化轉型進入深水區后,處于不同發展階段、不同行業的企業,面對極為復雜的場景,在選擇是否上云和落地的過程中,也有著一連串的顧慮和難處,在路徑上存在分歧。

        不過,大勢仍是不可改變的。7月4日,華為高級副總裁、華為云CEO張平安在第八屆全球深商大會上向與會者分享了三個重要趨勢,即云技術將會成為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的底座技術;云改變了中國軟件的開發和使用的方式,中國的企業應用軟件將全面SaaS化;同時,未來優秀的企業,一定是數據驅動的,而上云恰恰解決了數據共享問題。這幾個主要趨勢需要企業關注和共同推動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SaaS迎來黃金十年

        很多人或許沒有意識到,云上的SaaS服務已經變得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比如在線文檔的普及,用戶不僅可以在線共同編輯文件,也可以直接分享,而不需要在電腦上安裝一個Word。比如HR的SaaS軟件,新員工辦理入職手續,掃碼就能在線完成;離職證明只要在移動端申請,一個帶著公章的證明文件就發到郵箱里。

        相比于傳統軟件,基于云端的SaaS,有著更大的魅力。

        “目前來看,市場上雖然傳統軟件居多,但SaaS肯定是未來的趨勢。”工業軟件企業湃?萍技夹g總監周海偉說。以傳統工業軟件為例,它的弊端已經非常明顯,比如性能、穩定性、用戶體驗等,而云原生和SaaS化解決了這些問題。“工業軟件都在往云上轉型,國外巨頭也不例外,西門子和Autodesk都在做”。

        SaaS采用的收取訂閱費的商業模式,被認為更加健康。北森CEO紀偉國對數智前線回憶,四五年前,他問傳統軟件的實施顧問,傳統軟件和SaaS最大的差別在哪里。對方很坦誠地告訴他,傳統軟件都在想辦法結項簽字,后續基本找不到人,這是一錘子買賣。

        反觀SaaS,采用的是租售模式,通常是按月或者按年付費,簽完合同,合作才剛剛開始,后邊還有好多年要一起走。這也推動著SaaS企業必須要持續產生價值和提供服務。

        SaaS模式在華爾街也備受追捧。典型的是微軟、設計軟件Adobe和工業設計軟件Autodesk,這幾家企業都是傳統軟件公司向云和SaaS轉型的例子。

        微軟過去9年通過云業務進行轉型,大膽將自身業務的運營模式,從傳統方式轉向SaaS化,目前市值已從最低迷的1500億美元,到現在突破2萬億美元,成為全球市值第二大企業。作為工業設計軟件龍頭,Autodesk在2016年前后開始了激進的轉型,停止永久授權,改為每年收取一筆訂閱費。Autodesk起初也遭遇了收入下降、利潤承壓的陣痛,但僅用了3年時間,這家企業的SaaS業務營收占比提升至86%,而股價更是漲了4倍。

        相關數據顯示,2021年,美國SaaS市場已高達770億美金,預計5年后將超1600億。相比美國,中國的SaaS發展大約滯后5到10年。

        目前來看,在中國,SaaS發展有著很強的驅動力。伴隨企業數字化進入深水區,企業用云已經從單純提高IT效率到云上創新。一位大型企業資深IT人士告訴數智前線,過去采購云是由企業的IT部門主導的,但現在一般由業務部門直接負責,而后者最關注的是能否快速上一個新業務,這個業務在下一季能帶來多少新收入。

        SaaS服務的即開即用,成為業務部門的首選。SaaS也成為企業用云的入口和業務創新抓手。

        而2019年的疫情,也使得線上辦公和數字化運營的趨勢加速。不僅如此,根據德勤的研究,由于數字化轉型在各行業的深化,未來18到24個月當中,很多企業會探索行業云。這也意味著,之前的SaaS服務多是通用型服務,未來一些特定行業的SaaS也會嶄露頭角。

        湃?萍贾芎ヒ哺兄,SaaS是一些行業軟件行換道超車的機會。湃?萍荚谌A為云上提供了一個工業SaaS服務。“如果你去看國外工業軟件企業像達索、西門子在研發上的投入,每年是數億元,我們根本沒法比。但如果部分行業共性技術由華為云來承接,我們專注于自己的know-how,幾家綁在一起,就有突破的機會。”而SaaS按需付費,降低了企業采購門檻,技術上也規避掉軟件行業頭疼的盜版問題。

        但SaaS的發展并非沒有質疑。上述大型企業IT資深人士認為,美國的SaaS公司看起來體量很大,但獲得成功的Salesforce、Workday都是通用SaaS服務,比如銷售管理、人力資源管理,這些場景容易標準化,沒有太多定制化或者二次開發的問題。

        和鯨科技CEO范向偉也直言,中國的軟件產業所面對的需求,往往太多、太雜,其復雜度超過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區,其特點就是“既要,又要, 還要”,造成的結果是做成了一鍋“夾生飯”。相關數據顯示,2021年,美國SaaS市場已高達770億美金,預計5年后將超1600億。相比美國,中國的SaaS發展大約滯后5到10年。

        這些問題行業已經意識到。公有云廠商發出“中國SaaS迎來黃金十年”的論斷與各大云廠商都在強調重視云生態有關,為SaaS開發提供更多的支撐。

        以華為云為例,他們的做法是將這些行業應用提煉出共性,形成普遍可調用的云服務。華為云也正在做行業aPaaS,給特定行業開發者提供API接口來調用,通過拖、拉、拽和低代碼的方式實現,既可以提升軟件開發效率,不用重復造輪子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SaaS企業為客戶進行定制化時的工作量。

        公有云廠商們的嘗試可能正在成為解決行業發展難題的推手,中國的SaaS行業可能由此迎來新的發展階段。

        “中國SaaS發展的黃金十年才剛剛開啟。”7月4日,華為云CEO張平安在深商大會的講演中表示,預計未來數年中國將保持30%以上的高增速,中國SaaS發展將迎來黃金十年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把造輪子工作交給云平臺

        雖然云技術將會是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的底座技術,但在現實復雜的業務場景中,企業仍在是否自建數據中心,以及是否要投入人工智能通用技術等問題上,反復權衡。

        這種糾結在云計算發展的十幾年里一直存在,但今天,市場可能正在發生新的變化。軟件生態的逐步繁盛讓行業分工越來越明晰,重復造輪子的行為本身正變得越來越不經濟。

        不少中大型企業過去一直執著于自建、維護自己的數據中心,他們的考量點在于數據安全等因素,但他們現在感到門檻越來越高了。

        根據科智咨詢發布的《中國IDC行業發展研究報告》, 2021年,中國IDC市場總體規模突破3000億元,同比增長34.6%,但報告指出,今后2-3年數據中心的驅動主力,將是中國公有云市場。

        企業自建數據中心將不再是主流。在政策層面,一是“雙碳”的要求,各地對數據中心提出更苛刻的要求,比如北京規定,根據不同數據中心建設規模,將PUE(數據中心能源效率)準入門檻分別設定為1.3、1.25、1.2和1.15這樣的水平。而此前不少企業自建數據中心,PUE動輒就在1.8以上?浦亲稍冋J為,在很多城市,不少數據中心因為能耗問題,將面臨關停和改造。

        二是“東數西算”工程的實施,國家在全國布局了8個算力樞紐,引導大型數據中心向樞紐內集聚,進行集約化建設。

        從投資回報的角度來看,華為云CEO張平安認為,企業自建數據中心,已經成為低效的投資。相比于云,自建數據中心成本高、能耗高、周期長,是企業發展的一個包袱。例如,自建數據中心需要招投標,采購的是通用設備,并非業務最佳選擇;每套設備往往使用3到5年就面臨更新;同時,自建數據中心效率極低。用了云技術后,這些低效應用就不會再有了。

        由于這些顯而易見的因素,上云成為更多企業的選擇。“我們是10多年前創業的,當時各大云平臺還不成熟,我們選擇了自建數據中心。但如果今天創業,我肯定選擇上云。”一位國內軟件企業創始人告訴數智前線。他也考慮過往云上遷移,但考慮到數據太大,太復雜,權衡了投資回報,目前仍維持現狀。

        周海偉告訴數智前線,作為軟件供應商,其實沒有這么大精力和財力去做基礎設施,“關鍵是做出來,客戶不一定認,畢竟公有云服務商經過了大量客戶的認證”。

        當然,上云仍然處于一個逐步演進的過程中。“上云還是自建數據中心,現在還是一個需要平衡的杠桿。”一位大型企業IT資深人士對數智前線說,“根據自己的體量和業務階段權衡。”

        他看到了現實情況的復雜性。公有云具有彈性、易擴容、敏捷、按需付費的特點。如果是創業公司,可以直接上公有云;而像微博這樣的互聯網大公司,熱搜一上來,分分鐘就要擴容幾千臺機器,自建數據中心搞不定,也需要上公有云。

        而在制造業這樣的傳統行業,真正用云的比例還不足15%。有一大批制造企業還在用老舊的基礎設施,工廠中產線上使用的軟件,還是用特別老的計算機語言編寫的,但跑得相對穩定。相比之下,這些企業一些直接面向消費者的App,成為第一批用云的應用。

        “但無論如何,要看大的趨勢,自建數據中心的門檻越來越高。”一位互聯網IT資深人士說,“此外,云除了提供像水和電的基礎能力外,現在也在一些通用型技術能力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。”

        市場的變化還體現在,中國軟件行業生態日益繁盛,越來越多的工具及應用的出現,云計算正在扮演著千行百業數字化發展的底座角色,這一現狀本身也給生態里的參與者提出了新命題。當技術人人可用時,什么才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?

        德勤中國云服務主管合伙人劉俊龍就告訴數智前線,企業要關注通用型技術和獨特技術之間的投資取舍。比如,當下很多企業會對一些AI模型和算法投入巨資,并放在自己的數據中心,認為這是自己“最特別的東西”。而數智前線了解到,一名優秀的人工智能工程師動輒年薪百萬,要訓練一個行業大模型更不是小數目。但這樣做,企業可能已經面臨危險境地而不知。“因為生態的能力是非常強的,云生態的很多伙伴,可以把一些企業的AI算法、模型提煉和標準化,積累到云廠商的平臺上,由云廠商來提供服務。”劉俊龍說。雖然現在這些算法可能還沒達到完美的地步,但將來如果這個能力提升上去了,可能企業就要落后了。“其實企業要提前去思考,我怎么去做出特殊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根據德勤的研究,企業中只有5%到10%的獨特管理特點和獨特業務,真正拉開了企業間競爭的差距。企業應該投資這些獨特的地方。

        這反映出的趨勢是,從經濟適用和市場競爭層面考量,企業、SaaS服務商們和平臺的角色正在發生分化,市場本身也正逐步完成分工——平臺型企業提供基礎設施和通用服務,解決行業里重復造輪子的問題,SaaS企業圍繞細分行業和領域做深做精,企業則聚焦于與自身商業模式和業務核心競爭力相關的投入。

        重復造輪子在這個行業里將逐漸成為歷史。這種分化本身也會推動中國SaaS產業進入黃金十年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數據能成為石油嗎?

        當上云不再成為一個問題時,壓力給到了云計算廠商一方。企業上云的目標是讓數據驅動企業的創新。如何讓企業在云上真正創造價值,數據真的能成為驅動企業業務發展的石油嗎?

        張平安稱,未來優秀的企業,一定是數字化的,并且是數據驅動的企業。

        從事數據工作的麥聰軟件市場負責人王忠良告訴數智前線,讓數據更高效的留存和共享,是上云1.0的價值,而讓這些數據能夠對業務產生價值,反向指導戰略和具體業務,是上云2.0的目標,“這是它根本性的價值”。

        在數字化時代,數據是石油和生產力。但在現實中,除了少數互聯網公司和領先的科技企業,大多數企業在怎么用好石油這件事上遇到諸多難題。

        比如,企業不同部門擁有不同的數據,各部門一般都不愿意拿出自己的數據進行分享。即便是內部需求,數據分享方式也很機械,經常誤事。王忠良告訴數智前線,在一些汽車制造企業,他們使用數據的方式還非常機械化,通常是業務發郵件或者通過OA系統提交一份數據需求,然后信息化部門派專人跑出來數據,而結果是數據交到業務部門時,需求已經變了,效率非常低。

        在一些案例里,公有云正在證明自己能夠解決這樣的數據共享難題。華為云CEO張平安舉例說,四年前華為集團整體上云之后,把1400多個業務場景,歸納了3萬多個數據治理域,而這些數據治理域,不僅為部門私用,還要拿出來共享,以此構建了華為集團的大數據湖。有了這個大數據湖,部門平?梢杂脭祿䜩順嫿ú块T的決策。在需要多部門協同,以及集團做決策時,他們發現也非常容易,因為同一個數據可以被定義為多種屬性,這樣的話,一些數據既可以私有,又可以共享,還可以做整體智慧決策。

        不過,一位傳統企業IT人士告訴數智前線,他們面臨不同部門的數據存儲在不同的數據庫里,無法統一管理。“幾年前,業界提出了中臺方案, 但它的門檻非常高,投入成本也大,對于既往的信息化投入,可能要推翻重建,在企業決策機制里面,沒有人能擔得起責任。”王忠良說,這也意味著數據中臺這條解決之路比較漫長。

        此后,業界也提供一些輕量化的過渡型方案,比如數據超市,核心是一個中介平臺,它不涉及底層存儲,對多個數據源、多種格式的數據進行統一管理。目前,在云上如何共享數據,不同企業在嘗試不同路徑。

        根據相關報告,70%的企業決策者正在加強自身的數據分析能力。除了數據的內部流通,企業數據的分析需求已經開始跨產業鏈上下游或者跨行業。比如,去年,由于疫情造成的各種供應,特別是行業經驗的短缺,歐洲的28家汽車行業主流企業,組建了一個名為“Catena-X”的平臺,這是一個數據共享平臺,在相關安全機制的保護下,實現了供應鏈上下游,甚至一些企業ERP系統的數據共享和分析,拉通了供應需求。

        根據德勤的報告,在今年,業界出現了全新FHE技術(全同態加密技術)。這是一個數據加密技術,預計到2028年,技術本身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.37億美元。未來在各種信息保護加密技術的支撐下,也會改變一些企業之間的壁壘和隔閡,提升整個產業鏈的效率。

        各個云平臺也已經推出跨企業的數據交換服務,比如華為云也推出了跨企業的數據交換服務,名為企業數據交換空間 EDS(Enterprise Data Space),明確了21項數據保護的規則;谶@一服務,華為云與伙伴開通了20多個跨企業的數據空間,已實現超過1.1萬次有效數據交換,促進了上下游數據的高效共享。

        用好數據,讓數據更好地在企業內實現交換、共享和流通,這只是云計算2.0時代公有云廠商們需回應的要點之一?梢韵胍姷氖,在企業數字化進入千行百業后,場景更為復雜,需求更加多元,挑戰也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但云技術這個底座,讓資源和數據能更高效地流動和利用,云的普及,也改變了企業軟件的開發和應用。而在這些大勢下,企業數字化轉型在摸索前行。

       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,不構成投資建議,請謹慎對待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      [編號: ]
  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  即時

      小米新一代折疊屏手機MIX Fold 2發布 京東購機以舊換新至

      8月11日,2022年雷軍的年度演講“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”如期而至。除了分享個人感悟之外,雷軍還帶來了包括小米MIX Fold 2折疊屏手機、Redmi K50至尊版等在內的10款新品。小米官方表述,小米MIX Fold 2跑完了折疊屏的最后一公里,厚度僅為5.4mm,性能、品質、綜合體驗會讓大家感到驚艷。

      新聞

      踏歌智行榮膺國家級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稱號!

       近日,第四批國家級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名單發布,踏歌智行成功上榜!皩>匦隆笔侵笇I化、精細化、特色化、創新能力突出的中小企業,是優質中小企業的中堅力量。而“小巨人”企業更是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中的佼佼者,是創新能力突出、掌握核心技術、細分市場占有率高、質量效益好的排頭兵。

      3C消費

      小米新一代折疊屏手機MIX Fold 2發布 京東購機以舊換

      8月11日,2022年雷軍的年度演講“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”如期而至。除了分享個人感悟之外,雷軍還帶來了包括小米MIX Fold 2折疊屏手機、Redmi K50至尊版等在內的10款新品。小米官方表述,小米MIX Fold 2跑完了折疊屏的最后一公里,厚度僅為5.4mm,性能、品質、綜合體驗會讓大家感到驚艷。

      研究.峰會

      2022-2023年中國知識付費行業:資本市場逐步回歸理性

      近幾年來,隨著互聯網行業不斷發展,知識付費行業獲得流量紅利,政策層面亦進一步加強知識版權保護。雖然知識付費的市場規模仍在擴大,然而,經歷了一輪飛速發展,行業正面臨付費復購率逐步下降、缺乏內容品質標準化等發展阻礙。

      古代强奷一级毛片日韩免费A片

      <label id="svfes"><tr id="svfes"><tbody id="svfes"></tbody></tr></label>

        <code id="svfes"></code>